蕃茄君啊Tomato

词不达意。

真的你们不觉得扎姆夏或是梅卡扎姆×小梦好吃吗,看着外传那里我简直想高歌一曲情深深雨蒙蒙😂图是瞎几把拼的,字也是乱加的,TV和外传图大小不太一样别管了【
最后还是想吃这对了,对不起希卡利【光剑穿脑

角落里的九梦糖渣
车车第一反应伸手护着永梦
车还是那辆车啊【【【
【九梦已经是冷门CP了
【哭

风浪

上个月中旬写的,存草稿忘发了【 

一点个人想法,仅代表个人。也是一个回忆录,再这么下去我怕到最后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最开始接触国外动画片是很小的时候。
  我爸这个人在当时看真的时髦的一批,VCD机【那时候我家还不是DVD_(:з」∠)_】买了游戏光碟和手柄【可惜等到我真正能玩的时候它已经坏了】,各种国内外电影光碟附带各种动画片,于是他就给我来了个启蒙。
  学前班的时候电视上还有个点播台,什么魔卡少女樱数码宝贝全是从那上面补的,碰巧那时候我爸去旅游完了给我带了一套神奇宝贝的碟,山东台生活频道每天下午有个叫《卡通派》的节目放动画片从五点一直能放到七八点那会。樱桃小丸子网球王子迪迦奥特曼什么都放,然后我从小还比较沉迷奥特曼【。也跟着我爸看看电影,在那个电影院不怎么普及的时候我爸还带我去城里的老破旧影院看加菲猫和史莱特Orz
  二年级寒假会用电脑之后就开始算是真正接触特摄了吧,当时电脑上有个叫“网络电视”【好像和PPTV有点关系?】的软件,从那上面看看梦比优斯【然而不全只有三十多集接着就是剧场版了丧】和爱迪,然后就开始依赖各大视频网站了。记得优酷在我眼里真是良心,土豆家里电脑用太卡【。
  这就算是一个铺垫,让我对来自外国的东西没那么抵触。
  2010年开始接触日剧,看了几部之后萌上yoko然后就专门逮着他的剧看了【。到了2011年开始关注关八,暑假时一只脚踏进腐女的坑【我他妈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入坑作春风物语🙃在接触日剧的同时开始逛贴吧,当时就觉得这里面真的无所不有啊。到了2012年年初突然不想看日剧了,大概有那么小半年什么都没看,后来到年中被贴吧里的太太推荐看假面骑士,从此一去不回【【【
  从被推荐看到第二年暑假上期,我一共补完了Blade,KABUTO,电王,Kiva,Decade,W,OOO,Fourze八部骑士,以及一半响鬼和一半Faiz加起来算是九部。【我这人就是毛病,看什么看到一半就突然不想看了,但Faiz是怕自己看着草加气得慌就不敢再看】补剧方式多种多样,电脑上有优酷,手机上有PPTV,12年底开始同时追Wizard,第二年3月开始追兽电战队,都是在看了一段时间后觉得视频网站更新没个准就开始用度盘了。
  那时候各大视频网站还相当靠谱,广告普遍都是十几秒二十秒,再多就了不得了的地步。2013年年初因为一部很小众的日剧我登上了B站,不知道怎么关弹幕的我被铺天盖地的字给吓懵了hhh,暑假的时候用B站也是从弹幕缝里看剧我大概是傻【。到暑假因为搬家的事搞的乱七八糟也没什么机会碰电脑,补假面骑士这事就这么断了,开始专注追更新。开学时铠武开播,用了一段时间网盘,突然发现“等等B站能关弹幕啊?!”就开始用B站追更新了,突然之间发现这到底是个什么黑科技网站怎么什么都有?!还没有广告???然后就开始沉迷B站了,年底开始接触欧美剧电影,第二年初正好逢上优酷同步更新神探夏洛克第三季,这时候上了优酷才发现各大视频网站已经到片前广告三十秒中间还插播广告想你要会员的地步了。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就不再上其他视频网站。
  再后来就发现其他视频网站已经不像以前那样了,随便搬运的视频,搬了又搬不知道被打了几个网站水印的视频,牛头不对马嘴的搜索结果,越来越长的广告,各种乱七八糟的国产剧和综艺……我开始越来越依赖B站,虽然有些时候它很有病不知道闹出什么事来,但它依然是我眼里的良心网站,因为我们想看的,也就只有AB站才有了。
  今年CODA猝不及防查了版权也是有所预感的,往前看那时候还不是因为没版权各种动漫各种下架,然后开始买版权。其实为了看正版买个会员是很好的事情啊。
  关键是买了会员依然看不到想看的。
  这段时间的事一开始我也以为是版权问题,后来突然注意到有版权的也都下架,才知道这里面有问题。如果只是版权问题,你倒是买版权啊,我们又不是不愿意买会员。
  为了符合某些条件而删减,为了符合某些条件而下架。
  我曾经看过以前有说在零几年的时候国内facebook和油管都能用,上外网也很容易,感到不可思议。我对外网唯一的印象就是niconico了,13年去那里扒了一首歌下来,看着密密麻麻自己看不懂的语言突然有种“这就是国外的网络世界啊。”
  风浪会平静,会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平静,但我不知道风浪带来的影响什么时候才能平静。
 
 

歌词出自《无人之境》
这首歌真的好适合他们两个【
有太太愿意剪视频吗【【【

存梗【。

友情向,姑且算是拉郎……???
浅见龙也×宝生永梦
设定是九条贵利矢死亡,绫濑等人回到三十世纪
永梦存在的现在时间线,遇见了依然孤独一人的龙也。

要问理由嘛……就是龙也在某些镜头里与贵利矢外貌相似,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散了散了这个人是不会写的
【你他妈存了多少梗
【快给我写
【放假一个多月了一个字都没动
【。

没,没啥【
就是给大家拜个早年【
【来打后院真好玩【。

蓝眼

  走路有些累了,坐在公交车站的椅子上。
  天是灰的,风刮的很大。
  旁边贴着通缉令。
 
  一直没有注意到身边什么时候站了个人。
  “要下雨了。”
  他说。
  然后意识到自己没有带伞,都这个时候了,只能祈祷最后一班公交车还没开过来吧。
  “我们都无法躲避。”

  起身准备上车时看了他一眼。公交车驶过两站后,才想起来,那个男人,有一只眼睛好像是蓝色的。

  “要下雨了。”

嗨呀
考什么高考
上什么大学
回家种地啦
【。
为什么今年的全国二卷画风这么清奇秀丽难得一逼啊【。

  “他已经不是我爱的那个九条贵利矢了。”
  永梦哭着对Poppy说。
  在遭到来自Lazer的攻击后,永梦在回来的路上一直没有说话。直到进入CR后,不知所措的他瘫倒在地上,才跟想起什么似的,眼泪止不住地涌出来。
  老天仿佛是在玩弄这个可怜的研修医一样。
 
  “我知道,”大我没有回头,“你是想说,他已经不是我曾经爱过的小少爷了,对吗?”
  背后的妮可看着大我,再也说不出安慰的话来。
  如果五年前那场战斗是我赢了,你还会变成今天这样吗?
  这一切都是为我当初失败的罪过降下的惩罚啊。
  大我走得很快,把妮可留在后面,不想让她看见自己难过的表情。




我已经几周没看更新了,昨天突然知道飞彩反水和贵利矢黑化复活的事情,觉得心情很复杂。不知道要以怎样的心情面对这样一个复活的贵利矢。

【九梦/花镜】都说了不能喝酒就不要再喝了啊!!!

说好的车车醉酒梗终于写了【【【
有贵利矢和大我是大学同学这个私设
有点奇奇怪怪的内容希望我下次再拿到手机发现文被吞了【【【【【【
花样OOC【

   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大我突然喊了贵利矢和永梦出去喝酒,还带上了飞彩。
  听说了这件事的妮可表示“身为我的主治医师居然不管病人出去寻欢作乐简直令人发指”,也闹着要去。不过被明日那拉到旁边说了什么之后,意味深长地扫了他们一眼,突然改主意要和朋友出去打游戏。
  于是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然而今天的气氛,为什么有点不一样呢。
  鉴于飞彩和大我上次赌气斗酒双双喝醉的经历,他们俩今天对于喝酒异常慎重,端着酒杯小心翼翼不敢多喝一口。
  没办法,酒这玩意,总是会让故事有意想不到的发展。
  处于醉酒状态的二人开始手舞足蹈地吵架,还一边吵一边喝,劝都劝不住。但谁都没想到那天当飞彩喊出“大不了就分手”后喝醉的花家大我竟突然抱着飞彩哭了起来。
  “小少爷你不要离开我——呜呜呜呜呜……”
  然而就在贵利矢和永梦都抱着吃瓜看戏的心态等着飞彩一脸嫌弃地将大我踹开时,事情再次朝着意料之外的方向发展了。
  飞彩在愣了一会儿之后居然顺势伸手抱住大我,说:“好……我不离开你。”
  然后二人就这样抱了好一会儿才松开。机智的贵利矢还不忘拍了照片。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花家大我。永梦想。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小少爷。贵利矢想。
  假酒害人啊。
  第二天清醒之后的两人死活不承认有这件事,但贵利矢把照片亮出来之后,所有人都沉默了,接着CR陷入了一片鸡飞狗跳之中。在交战双方Gamer Driver都掏出来的情况下硬是被Poppy和永梦拦住才避免了“CR毁于假面骑士内讧”这则新闻登上第二天报纸的头条。
  后来看到照片的妮可拍着桌子大笑了足足五分钟。
  照片中的大我哭得满脸鼻涕眼泪,用力地抱着飞彩。
  这让大我的脸看起来像块100%的黑巧克力,飞彩最不喜欢吃的那种。
  再说永梦这边,有次他被众人追着灌酒,而贵利矢抱着“想看看名人喝醉的样子”这种心态选择袖手旁观。
  如果说有什么比M还可怕,那大概是喝醉了的永梦吧。
  ……某种程度上。
  永梦趴在贵利矢背上,双手揪着他的头发要给贵利矢扎两个小辫,嘴里还含糊不清地喊着“Lazer变身——耶——”“贵利矢さん我坐上来啦!!”之类的话。吵闹程度和幼稚程度不亚于一个六岁儿童。
  最后闹腾够了的永梦直接睡了过去,临睡着之前还嚷嚷着让贵利矢变成Lazer,结果被大我和飞彩坚决制止了,理由是Lazer不是童车小孩子不能骑。
  好在那天贵利矢没喝多少还是个清醒的状态,背着永梦把他送了回去。
  至于为什么不变成Lazer,大概是因为到了目的地没人帮他解除变身吧,一辆机车又不可能长出手自己拔卡带。
  甜蜜的负担。当天围观了全程的帕拉德如是说。

  那么说起来,就只有一个人没喝醉过了。
  ——九条贵利矢。
  于是这次他被众人暗中当成了攻击目标,而酒量不好的永梦自然没办法帮他挡酒,何况对面的花镜二人更是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可着劲儿给贵利矢倒酒。
  大概是为了照片的事在报复吧,真可怕。永梦心想。
  贵利矢先生你自求多福吧,我也帮不了你呀。

  但事情的进展未免有点太顺利了。
  这才喝了几杯啊,永梦都还清醒着呢。
  大我和飞彩端着酒杯面面相觑。
  眼前披着红色皮衣的男人已经开始了他的表演。
  “诶我给你们讲啊,名人他,不是有低血糖吗。
  “然后他肯定要随身带点甜的东西对吧。
  “结果啊,这个家伙,最近沉迷酸角糕无法自拔了呀!
  “那么,永梦君!”
  说到这,贵利矢猛灌了一口,接着突然揽住永梦的肩膀。
  “是……是!!”突然被点到名的永梦吓了一跳。
  “你最近吃这种酸的东西吃这么多,是怀孕了吗?”
  ……啊?
  正在撕酸角糕外包装的永梦手停了下来,抬头发现大我和飞彩正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自己。
  “不……不是这样的!……”
  永梦话还没说完就被贵利矢推到了一边。
  “那么,就拜托你们二位找个时间给名人做一下孕检啦!”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贵利矢你是不是忘了大我是放射科的医生啊?
  然而已经处于醉酒状态的贵利矢哪里会想这么多。
  “贵利矢さん你别再喝了,都已经醉得这么厉害了……”永梦试图劝旁边的人放下酒杯,结果贵利矢并没有理他,反而又往杯子里倒满了酒。
  “我才没有喝醉!就算醉了也不会像大我那样嘛!名人你放心好了!
  “名人你不会没注意到吧,上次那两个人喝醉的第二天,小少爷奇怪的走路姿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你也别说出来啊。永梦几乎是崩溃的。
  对面的飞彩已经快把酒杯捏爆了。
  大我恨不得朝贵利矢开一枪好让他闭嘴。
  说到底,一开始想着要把贵利矢灌醉会有些困难,毕竟在三个人都喝醉过的情况下他一个人还能保持清醒在一定会程度上说明了这个人酒量肯定不错。
  但现在看来,当时想尽办法如何让他喝醉根本就是多想了,因为事情比原来想象的更简单。
  贵利矢他其实根本不能喝酒啊!!
  噫,那以前千杯不醉的假象是怎么来的?
  于是大我就这么问了出来。
  “啊……其实以前那个是别人在替我喝哦——你们看不见的……”
  这个人到底在说什么胡话啊,算了,指望能从一个醉鬼嘴里套出来什么我也是很天真了。
  大我直接选择放弃。
  “啊……说起来,我记得你……”
  完蛋,话题怎么转到我这边来了。大我内心一惊。
  “上大学的时候有次同学聚会,去鬼屋玩的时候……嗯……你知道吗,大我这个人啊——表面看起来无所畏惧其实特别怕鬼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整个过程这个家伙都躲在我身后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整个包间回荡着贵利矢充满了酒味的笑声。
  剩下三个人心情复杂。
  不行,他再这么喝下去不知道又会说出什么来。
  飞彩当机立断决定结束这次监察医单方面醉生梦死的聚会。
  最后要回去的时候,贵利矢居然掏出腰带要变身载着永梦回去。
  不不不贵利矢你这已经是醉驾了我跟你讲。
  拦下试图变身的贵利矢后,飞彩和大我帮着永梦叫了出租车让他把已经醉生梦死的贵利矢送回去。
  “喂,小少爷,你这是不是送羊入虎口吗。”看着远去的出租车,大我这么问。
  “……”

  费了好大劲永梦终于到了贵利矢的家门前,在他身上找了半天找到钥匙,开门,半拖半扛的把贵利矢带了进去。扶着他坐上沙发后,永梦想着要不要出去买解酒药,刚转身就被贵利矢拽了过去。
  空气在一瞬间充满了暧昧的味道。
  永梦跨坐在贵利矢身上,面对面的能清楚的感受到他呼吸的气息。而贵利矢的眼神里满是阴谋得逞的笑意,趁对方还没反应过来,吻了上去。
  大概是酒精的作用,让这个吻多少有点情色的意味。贵利矢嘴里的酒味顺着舌头借助津液灌进了永梦嘴里,恍惚之间永梦以为自己也喝醉了。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贵利矢正在亲吻自己的喉结,另一只手已经伸进衣服里了。
  偏偏在这个时候头疼了起来。

  永梦是被手机来电铃声吵醒的。摸到手机之后直接摁了接通。
  “……喂?”
  “是贵利矢吗?你还好吗?我听说你身体不舒服就打电话过来问一下……等等,你是永梦吗?你和贵利矢在一起是吗,他现在……”
  吓的永梦直接挂断了电话,想了好一会对方是谁怎么会认识自己。
  啊……是西协吗……他怎么会知道我的手机号码……
  但永梦仔细看了之后才发现自己手里拿的是贵利矢的手机,想起身去找自己手机的时候却发现腰部根本用不上劲,浑身也疼的要命。
  永梦掀开被子发现自己什么都没穿,床边散落的正是自己的裤子和上衣。
  ……旁边躺着的大概就是罪魁祸首了吧。
  等等,我昨天明明没有喝醉,为什么记忆就只到贵利矢接吻的时候……那个时候头疼了起来……
  是M。
  居然在那种时候出来!永梦有些哭笑不得。
  说好不会做大我那样的事呢贵利矢先生。
  感受到旁边有动静的贵利矢翻身过来发现永梦表情复杂的看着自己。
  “啊……名人,早上好。”
  这时候另一部手机传来短信提示音,贵利矢拿起来看了两眼,笑着递给永梦。
  是自己的手机,怎么会跑到那边去的……永梦这么想着,接过手机看到短信心情更复杂了。
  一条是飞彩发过来的。
  “我和无证庸医已经帮你和监察医请了假,下次再这样旷工的后果自负,我不会再帮你了。”
  而大我发来的那条则十分简洁。
  “恭喜你了。”
  这什么啊——
  贵利矢这时候已经起床换上了裤子,但卧室里没有他的上衣,只好光着上身收拾东西。
  “那个……名人?”贵利矢说,“是我的错啦……我下次再也不喝酒了好不好?”
  永梦早已无法直视贵利矢了,红着脸把自己塞进被窝里。

  “你要不要搬过来住?”吃饭的时候贵利矢这么问,“反正我家也够大嘛……”
  对面的人点了点头,继续埋头吃东西。
  “还有,昨天的事……你现在还不舒服吗?”
  “贵利矢さん不用自责的……反,反正以后……”
  剩下的话永梦实在不好意思往下说了。
  贵利矢看着脸红的永梦笑了出来。
  “名人你不用说了,我都明白的。下午我送你去CR。”

  下午去CR报道的两人迎来了众人谜样的目光,永梦感到迷惑于是去问Poppy,她正犹豫要不要说的时候,结果被飞彩抢先回答说:
  “你可笑的走路姿势已经暴露了一切。”
  ——?!
  飞彩你一定实在报复吧一定是的。
  “小少爷你别这么说名人嘛,你上次不也是……”
  CR再一次陷入了寂静。飞彩先搁下了手中的刀叉,擦了擦嘴,再次拿起来,面相贵利矢。
  “监察医切除手术现在开始。”
  完了,明天报纸头条一定是CR毁于假面骑士内讧了。

  “贵利矢さん你以前为什么都没喝醉过啊?”
  “哈哈哈哈那是因为我总能找到机会偷偷把酒倒掉嘛!”
  “……”

——End
沉迷酸角糕的其实是我【真的太好吃了真的【【【【【后来去网上查结果酸角糕后面非得是什么“孕妇食品”我就……【被打
妮可和Poppy表示这群人真是,酒品人品都差爆了hhh